你现在的位置:92art 一路行走 风景 详细内容

走过武汉

发布时间:2005年5月05日       作者:九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  浏览 90 次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字体颜色: 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

  曾经在武汉生活,对于武汉想将它当作故乡,却常常宁愿跳出来远远的看它。
  在武汉的日子常常只是奔波和匆忙,累和失落让我想着逃离——武汉曾经将自己塞得太满,于是,对于武汉,常常会有许多的怨、许多的无奈。
  
  这次的武汉,发现自己眼光换了,心态平了。
  从武昌黄鹤楼一路走到龟山脚下,太阳已经只留下天边最后一抹砣红,两旁是郁郁苍苍的树,身在其中,抬头仰望,那一刻,会深深的感到自我只是这苍茫中的一粒微尘,什么俗世的情怀,什么自我追逐的浮杂,什么纠结于心的胶着……在抬头仰望的那一刹随了那抹夕阳红渐渐散去,除了宁静,还是宁静。一种身置其中的悠悠啊,被包容、被抚慰,那是一种宽厚博大的襟怀,容自己小小的飘荡的心魂啊。
  
  客观的看,许多事物面前,人的情绪可以小到无,走过长江大桥,感受一种浩瀚和一种小到无足轻重。
  
  多少次走过武汉——来了又去、去了又来,身置其间,只是浑然不觉。只是对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种种失落种种不如愿的抱怨;只是站在陌生人的眼光里去挑剔着武汉的种种习气,却是从来不肯放低心态融进去真正的走近。
  其实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习气。就像人,每个人都有优缺和美丑。心平气和的来看武汉,用心来感受武汉,武汉是一个古拙、朴实,有着悠悠底蕴的城市啊,她不张扬、不妖绕、不作戏、不浮躁,更不傲慢。
  
  武汉,是一个生活味很浓的城市。
  早上去上工,随便在路边、巷口吃一碗热干面,或者一个面窝、一根油条、一碗蛋酒……
  傍晚,坐在路边摊,吃一回烧烤喝一杯啤酒,热热闹闹地扎成一堆调侃笑骂,武汉人说这是“夸天”,不时的丢出一些俗语——江湖、自嘲、风趣,却是俺不住的亲热。
  
  武汉,从不在乎别人怎么说。
  武汉有黄鹤楼、长江大桥、龟蛇二山——怎么折腾怎么好,都是武汉的宝,武汉人热爱它们;武汉有码头、有江滩、有吉庆街——新也好旧也罢,反正该有的武汉都有,武汉人喜欢它们;武汉有东湖、有磨山——没到过这些地儿,便白在武汉待过了;武汉有多少高校、几多人才——文化之根啊,武汉妈妈们最津津乐道的便是这些高校,一溜排过来,每个高校对于她们而言几乎了如指掌。
  
  武汉,山也葱笼、水也富足,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,“天上九头鸟,地下湖北佬”的武汉人精明能干,武汉人也江湖义气,武汉人最讲“味”。
  都说武汉女人泼辣、厉害,多是对武汉女人的差评。然而,人们往往忽略了武汉女人最是有着女人优秀的品质——武汉女人会持家;武汉女人总是将自家男人打点得光光鲜鲜的出门;武汉女人懂得生活的艰辛、体谅自家男人的不易;武汉女人的泼辣是吃苦耐劳;武汉女人的泼辣造就男人的刻苦努力不惰性;武汉女人的优雅在,与男人的同进退;武汉女人的美丽在,自身的朴实无华;武汉女人在全国女人中是最优秀的群体啊,在于她的综合素质。至于说那些差评,或是人云亦云夸大其辞,或是偶然遇见——人无完人,何必揪住一角死抠呢?
  
  武汉,除了城市本身,我更赞美这座城市的女人们。
  
  武汉,走过便留在了心底。武汉,我不止一次在心里说,这是我的故乡啊,我遥遥望着的故乡,我希望她好!
  
   起 2005-04-29 WH 街道口
   完 2005-05-05 SH 玉兰路71弄

1、离开武汉多年后,回来第一次走过长江大桥


2、江水混浊依旧




3、远远的黄鹤楼



4、还是黄鹤楼



5、轨外



6、穿越




7、长江大桥&远远的是龟山电视塔



8、中华路的人家




10、电车电车,两条大辫子的电车




TAG: 武汉 生活 长江大桥 陌生人 龟山
PFR

新篇·图文